Pinkie Pie

安利一款剧情向的小游戏
OPUS:Rocket of Whispers
结局很暖:D

第二张美呆!

禁基的Ecoli-inJ家broth:

为蜡笔滤镜带盐

BY 最近动物严重不足的我

又及 从水中探出半个脑袋的鱼拥有一双性感的嘴唇

双市长日常甜饼(:33

弧长怪啊水噜噜噜噜噜:

没啥想说的了似乎...x

喜闻乐见的揉毛和间接接吻.

手机被收好痛苦——x

正文↓




动物城市长莱恩哈特先生刚刚发现自己的高级秘书贝尔小姐头上那团蓬松的毛好玩极了.

他第一次发现这个市政厅众所周知的秘密时——甚至在连臭名昭著的小混混尼古拉斯和朱迪警官都发现了之后——贝尔小姐正替他批改散了一桌子的文件.文件用文件夹夹起来叠得比她头顶那团毛茸茸的毛还高出几公分.冬日罕见晴空蓝兮,她抱怨着窗外黄鹂鸟的啁啾吵人得紧,一边在每一件文件上批改意见.大多是市民送来的无营养抗议信,莱恩哈特先生凑过去看了看,甚至还有兔窝村的农民为了一根胡萝卜和一个便士发生械斗,一方要求市长出面归还萝卜一方则要求把自己的萝卜田往东再伸展几公分.

莱恩哈特自己是从来不处理这些玩意儿的.

他比较担心几天后新一批警官上任时的新闻发布会.那套发言稿他念得滚瓜烂熟,每一个音标都被他的高级秘书贝尔小姐纠正成正宗的伦敦音,每一个单词都像牧羊人的绵羊一样排着队从声带间迸出唇齿.他早就把发言稿在肚子里念了几十遍,紧张感烧得他喉咙发痛.

喝点水吧?他想.

他的水杯在贝尔小姐那边的桌角.莱恩哈特先生站起来一只手撑着办公桌一只手试图去捞那个可怜的杯子,爪子伸过去时碰到了贝尔小姐头上蓬松的毛.

温软的拳曲的羊毛像缥缈的云朵温柔地裹住他的手肘,蕴蓄阳光的温度喷薄出向日葵的清香.冬日罕见的熹微把温度藏进蓬松的毛发间,暖暖的还带着贝尔小姐自己的体温.

莱恩哈特愣了一下.他把本来想捞杯子的手缩回来尝试着揉了揉那团毛.

贝尔小姐依旧苦恼与如何分配萝卜和便士以及诸此之类的问题,她眯起眼打了个哈欠,好看的翠绿色从眸间像初春时疯长的草流进温暖的云朵.

好极了,小绵羊注意不到我.他想,有点沾沾自喜.

于是他肆无忌惮地开始揉她的脑袋.

冬天的阳光暖洋洋的唷,阳光是催人打盹的良药.这对小绵羊来说同样适用.贝尔小姐累了,她站起来打了个哈欠从鼻尖挤出一个温软的鼻音,大概是处理政事让她感到困倦不已.

虽然她长得不高——但似乎有什么东西赖在头上.这点她可以肯定.

“市长先生...可以拿开你的爪子,吗?”

贝尔小姐忍住想给这只大金毛打一针午夜嚎叫的欲望.

“我什么都没干!”

莱恩哈特举起手试图为自己辩白.他急急忙忙地捧起来一个杯子倒上水喝了一口以表达自己的无辜.

瞧瞧你,为什么喝口水还会红了耳朵,小绵羊.莱恩哈特一边思考着这个问题一边发自肺腑地把炙热的蛰伏在肺叶里的干燥的气体吐进空气里.他又喝了一口水,仔细看了看手里的杯子.

“我亲爱的[删除]爸爸[删除]副市长.”

于是莱恩哈特差点失手打碎这个可怜的马克杯.贝尔小姐及时把自己唯一的杯子截住了,云絮一样繁复的羊毛遮不住发红的耳根.她推了推自己的红框眼镜佯装冷静地开始批注下一批文件,又把自己埋进比脸还大的文件夹里圈圈点点.

我的天.

间接接吻.

莱恩哈特先生要求贝尔小姐取消他下午的行程.我需要好好思考一下了,他这么想.